云南乐器网社区

大小姐身体不舒服,让我把手伸进裙底帮她....

暗夜读物2021-01-11 06:40:28

方鹏腾出把方向盘的手看了看表,时间刚好,还有二十分钟到达布拉格。

  他刚想抽只烟的时候,前面一辆抛锚的出租引起了他的注意。

  车辆的引擎盖打开着,司机俯身正在摆弄汽车,旁边的一个女孩正对他殷勤的挥手。

  由于这姑娘站在路中间、将路堵住了,方鹏只能将车停了下来。他不高兴的打量对方,点燃了香烟没有说话,只浮起询问的表情。

  这是一个二十出头、杏眼桃腮体姿柔软的漂亮尤物。她皮肤白皙,一头温柔的长发
随便扎成马尾披在后背。秀柔的柳眉下是长长的眼睫,妙目妩媚而娇俏、可谓风情万种。玲珑笔挺的鼻子,艳丽而性感的樱唇,跟她秀美的脸颊完美搭配令人惊为天人。再看她穿戴整齐衣饰得体,应该出自名门,神色中挟带着一种高贵和雍容。

  她肯定是搭出租外出,但是车辆抛锚了,现在想搭顺风车吧。

  果然,看到方鹏是个华人、她高兴的迎上来说:“你是中国人吧,能捎我一程吗?”

  方鹏可没有时间做好人好事,因为他时间卡得很紧,任何耽搁都会误他的正事。

  女孩挡路己经令他十分不悦。于是,他冷冷的说道:“对不起,没时间!”

  方鹏的语气很坚决,女孩显然被他镇住了,她可怜巴巴的退开、腾出了车道。

  方鹏毫不客气的扬长而去,他又看了看表,还有十五分钟!

  十五分钟之后,他己经变成另外一个模样,站在布拉格查理大桥上捧着小提琴演奏。

  方鹏二十多岁,一米七八的身高,在高大的欧洲人中显得十分低调。经过妆扮没有任何特色的脸加上中等身材,能使他融入人群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喂!”

  一个好奇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演奏,一个漂亮的女孩蹲在他脚跟前的礼帽边上,打量着他帽子中的零钞,用英文问道:“你演奏一天能拿多少钱?”

  女孩约在二十岁左右,白白净净的样子,眼睛大大的很妩媚。最令方鹏意外的是她扣得严严实实、收藏着衣服里面的巨大“胸器”。

  方鹏不喜欢女人太暴露,若隐若现的着装对他诱惑更强。因此,这个蹬在他脚下仰望自己的女孩,无疑迎合了这种无耻的嗜好。

  从上往下看去,呼之欲出的衣服根本就束缚不了她36D的巨大胸器,因为极佳的观察角度,女生衬衣里面蕾丝文胸己经不堪负重,随时都有可能挣破束缚呢!

  注意到他邪恶的眼神,女生立刻用手捂住胸部,迅速站了起来,浮起一缕愠恼。

  “我问你!”见英文询问没有反应,她改用中文直接说道:“你一天能挣多少钱?”

  这个方鹏还真没调查过,于是随口说道:“唔……大概一百美金。”

  女孩开始支起下巴,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犹豫了良久,再四下打量一番,估计是没有更好的对像可寻,这才继续问道:“如果给你每天一百五十美金,可以租你一个月吗?”

  方鹏一愣,就听女孩解释道:“是的,租你当男友,应付一个不喜欢的男生。”

  这可是一件挺诱人的事情,如果是这个女生,方鹏肯定愿意。

  就见女孩打开手包,从里面掏出一个小卡片,扔在他的帽子中说:“如果愿意,一小时之后打这个号码、来见真正的雇主。我叫阿娇,我家小姐如果问你,就说你是留学生。”

  说完,女孩迅速转过身去,小心的打量一下自己的胸部,估计不会给这个流氓留下什么破绽之后,这才鄙视的斜他一眼,扬长而去了。

  方鹏皱了皱眉,对这个大方的女顾客颇为意外。

  其实,他选择在这样一个复杂而混乱的所在演奏,并非想博取游人的慷慨。

  抬头望去,一切都如此平静,当温暖的秋日和蔼的照在查尔斯大桥,桥上的游人如织,他们来自世界各地,在这座城市最具代表的景点流连。

  跟他们不一样,方鹏来此不是因为布拉格的风景,虽然他的演奏不错,可他不是为了游客的施舍来表演的、他在等待自己的目标。

  很快,他要等待的目标就过来了。

  这是一个高大而魁梧人白俄罗斯人,克拉克斯基是俄罗斯著名黑帮“战斧”的高层管理。此时,他正带着两个保镖,悠闲的从查理大桥走了过来。

  方鹏不紧不慢的拉着小提琴,因为他占据的位置挡住了克拉克斯基的路线,保镖野蛮走上前来,将他往侧一推,还示威似的狠狠瞪了他一眼。

  方鹏往侧退了一步,等保镖走过去之后,这才提起小提琴,突然说道:“嘿克拉克!”

  “方糖”杀人会呼唤对方,在业内己不是秘密。

  克拉克愕然掉过头来,注视着这个呼唤自己的家伙。

  方鹏优雅的朝前抛开了提琴,一根跳出的琴弦因此被拉直。因为崩紧变得锋利无比的琴弦,准确切在克拉克颈间大动脉、血像箭一般喷射而出!

  方鹏根本就没停,他旋转着进行一个体姿的调整,在空中摆出一个漂亮的曲体后蹬!

  他将惊愕着掏枪的右侧保镖踢得腾空而起、这一脚直接破坏了他的肝结构,保镖狂叫起来,他将因为内脏大出血而迅速死亡。

  身体高速旋转产生的动能、完全被方鹏合理的利用起来!他抡起的小提琴,狠狠的砸在左侧己经掏出枪来、瞄准自己的另一个保镖头上!一万美金的提琴沦为一个高贵的凶器、整个提琴瞬间崩碎在保镖的头脸之间!

  遭受重击的保镖像麻袋一样跨倒,方鹏从容的退了一步,捡起地上的帽子。

  他扫了那个美女留下的卡片一眼,将它塞进口袋后扬长而去。

  直到这个时候,边上有个被吓傻的女人,才疯狂的尖叫起来!

  查理大桥开始混乱,方鹏早就混进人群离开了。一切都如此娴熟,一个精密筹划的刺杀行动己经缓缓拉上了帷幄。

  方鹏是个杀手,演奏只是幌子、是为了等待机会一击致命。

  方鹏摆脱大伙的注意,迅速回到酒店。

  他飞快打开房间中的电脑,立刻发现新的信件。这是一份加密的邮件,方鹏点开信件,神色一下便僵住了。

  信件上赫然写着:“方糖,因为特殊原因,导致此次计划部分细节被泄。如果没实施行动请立刻收手。预定的撤退方案取消,捷克公民护照和形貌不能再用。另,国际刑警己经登陆布拉格,现在中止一切联络,请迅速离境等候指令。”

  方鹏紧盯着这个信件,用力砸了桌子一拳,生气的骂道:“法克!”

  很明显,对方鹏来说,这则要命的信息来得太晚。他正因为一刻钟之前,自己干净利索的行动而得意呢!偏偏是他完成计划、成功干掉目标之后,组织竟叫他收手!

  信息己经说得很清楚,组织己经放弃一切于他相关的行动,让他自生自灭!这说明,他现在只能靠自己进行逃亡了!

  方鹏赶紧关掉电脑开始卸妆,他得尽快变成另外一个人!

  于是他撕掉面罩,恢复自己最初的面貌……十五分钟之后,马克豪华布拉格酒店门口。

  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华裔青年,提着一个箱包,东张西望的走了过来。

  这个人正是恢复了本来面目的方鹏,但他不敢再去开那辆汽车了。

  此时的方鹏,看起来就是一个东方嘻皮士。

  他头上戴了顶破毡帽,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牛仔衣,裤子的膝盖上还破了一个大洞。毡帽下的肌肤黝黑,呈古铜色的皮肤,表示他经常顶着烈日在户外活动,加上后脑勺粗短的头发,使他显得有些粗野。怎么看他也像一副刚在欧洲收完麦子,趁空出来打零工的捷克农民。

  他正在张望,突然看到一个丰满的女孩从酒店走了出来。女孩拿着一个手包,四下张望在等什么人一样。

  这女孩不仅胸大而且漂亮,正是桥上给他联系卡的阿娇,方鹏见状朝她走去、殷勤的说:“你好美女,您是阿娇吧?”

  阿娇奇怪的瞪着他,问道:“你怎么认识我?”

  年青人解释道:“我是个留学生,据说你需要租一个假男友,我挺适合您条件。因为我会演奏各种西洋乐器,还会拉二胡和吹簘……别误会,我没其他意思,一种长长的洞簘。”

  阿娇这才明白这个陌生人是什么回事。看来是自己寻找的某个对像,介绍了一个熟悉的人来应聘。他还会“吹簘”……真的假的,这活好像女人干得比较多吧?

  这个目光犀利,一身嘻皮士装扮的青年,正是在桥上杀人的方鹏。因为突发情况惨遭组织抛弃,他只能靠自己了。想起那个女孩的雇佣,方鹏便前来应聘了。

  “别人介绍你来的?”

  阿娇找过不少人,她也弄不清这是谁介绍来的,不过这己经不重要,因为她等了半天就这一个来了。于是,她皱着眉说:“你……真会拉小提琴?”

  方鹏点头,他拉着阿娇往一侧让了一下,以便让一群如狼似虎的警察通过。

  警察冲进酒店,他们肯定是在进行全城性的大搜捕,国际刑警的动作还挺快!

  方鹏眯起眼睛,打量着跟凶手擦肩而过的警察,浮起一缕得意;二十分钟以前,他早将任何可能透露身份的东西都销毁了,现在用的是连组织都没掌握的紧急备用身份,登记资料是一个来自中国的留学生。

  这是他的本来面目,而这个身份,也是他想收手时用的。不过,现在可顾不得这么多了,逃命要紧啊!

  “喂!”阿娇瞪了他一眼,不高兴的说道:“看哪儿呢色鬼!我警告你,如果想过我们家小姐这关,眼睛可得规矩点,不该看的别乱盯着看!”

  其实阿娇误会方鹏了,他只不过盯着她胸部出了会神,可没其他意思。

  于是他赶紧点了点头,歉意的说道:“对不起阿娇,我走神了,不好意思!”

  “老实点!”阿娇又瞪了他一眼,上下打量了方鹏一番,不满的说道:“小姐让我找个有品味的东方人……你穿成这样可真要命,她最讨厌的就是嘻皮士,这可怎么办?”

  方鹏一愣,他这才明白自己为了逃亡,刻意营造的形象反差有多失败。

  “死马当活马医吧。”阿娇看了看腕表,再打量着方鹏毫无信心的说:“你叫什么?”

  “方鹏。”

  “跟我来吧。”

  方鹏点头,跟着阿娇朝酒店走去。

  马克豪华布拉格酒店,是当地一家高档酒店。

  这儿的豪华房间可得花费不少银子,能住在这儿的肯定非富既贵。就这个白富美一般的跟班女孩,就明白她的小姐不差。

  很快,阿娇便带着方鹏来到一间最好的套房,轻轻的敲了敲门。

  房门被人打开了,方鹏跟着阿娇走了进去。

  女孩打开门之后,方鹏立刻愣住了,他呆呆的瞪着女孩说不出话来。

  “是你?”开门的女孩生气的叫了起来:“怎么会是你?”

  方鹏差点钻到地缝里去了,如果可能的话!因为这个女生,就是他在来布拉格的路上遇到的、那个想搭个顺风车的漂亮女生!

  他尴尬的打量着这个因为可以报复而兴奋的女人,打算掉头就走。可是阿娇不明白状况,挡住他说:“去那边的沙华上坐吧。”

  果然,女生抓紧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挖苦起他来:“阿娇!你找的什么角色,我不是让你找一个绅士点的东方人吗,就他……你感觉这像一个有素质的艺术家吗?”

  阿娇小心奕奕的解释道:“阿紫,他会演奏不少乐器,据说,还会拉二胡和……吹簘。”

  看到女孩脸色不对,阿娇赶紧比划着解释开了:“唔,是乐器里一种长长的簘,他说的阿紫……他说、其实没有其他意思。”

  方鹏忍不摇头,他明白阿娇如此猥琐的解释,令这一切更加暧昧。

  果然,女孩生气的看着方鹏,浮起无言之极的表情说:“住嘴,赶紧让他出去!”

 “可是阿紫。”

  阿娇苦着脸说:“你要找中国人,这是我在布拉格找到最年青的东方人了,其他的年纪都在四十岁以上,而且比他更猥琐,你想让人看笑话?”

  女孩面无表情,阿娇又嘀咕道:“还有,王昆马上就到了,我们没时间了!”

  女孩紧盯方鹏,肯定在想她最需要帮助时,对方冷冰冰拒绝的情景。方鹏明白,眼光要能杀人,这姑娘早成凶手了。

  一边的阿娇可不知道两人的故事,她不失时宜的又说:“阿紫,你要的只是一个己经有男朋友的假象,又不是真要嫁给这个留学生、将就吧!要不,见过王昆之后,回国你重新再找一个替身。暂时只能找他顶上了,算我求你了小姐!”

  女孩愣了一下,她强忍不悦,只能再一次打量方鹏。可是,对方的行头让她象吃了苍蝇般难受。她挪开目光,面无表情的对阿娇说:“拿掉他的帽子,还有时间帮他换套衣服吗?”

  阿娇赶紧取掉方鹏嚣张的毡帽,退了一步正在沉吟,这时、女孩的手机响了。

  她看了看号码立刻浮起绝望,狠狠瞪了阿娇一眼生气的问道:“他叫什么?”

  阿娇赶紧应道:“方鹏。”

  女孩又瞪了方鹏一眼,这才冷冷的接通电话,一声不吭好像不想搭理对方。

  虽然手机声音不是很大,但是以方鹏经过训练的听觉,能听到电话里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靖紫,我己经降落在布拉格机场,要过来接你吗?”

  “不用了。”女孩冷冷的说:“我跟方鹏会来机场,我们有三位。”

  对方明显一愣,这时追问道:“方鹏?谁是方鹏?”

  女孩这才打量了方鹏一眼,懒洋洋的说:“一个新朋友,你会喜欢他的,回见王昆。”

  女孩收好电话,皱着眉头再次打量着方鹏吩咐阿娇:“你买了副黑框老花镜给你爸爸吧,先给他戴上,就这样让他去见王昆他不会相信,他了解我!”

  阿娇迅速跑进自己的房间,拿出一只眼镜盒,摸出一副黑框眼镜,递给方鹏。方鹏将眼镜戴上,再睁开的时候,就发现眼前的情形都变模糊了。

  这可是个要命玩意!对一个杀手来说,获取这种视界效果,等于让他自杀!

  他立刻将眼镜取下,但是那个叫做靖紫的女孩叫道:“别取下,就这样!”

  方鹏愕然瞪着女孩,只见她一脸严肃事关重大,好像维系生死那样紧盯着自己。

  阿娇赶紧冲了上来,好像为了让他听话故意给的福利似,胸部紧挨着他的胳膊,夺过他取下的眼镜,重新给他戴上。

  看她俩的紧张模样,方鹏皱了皱眉,只能晕头晕脑的套着这该死的老花镜了。

  “我叫靖紫。”女孩冷冷的声音之中,充满了不悦:“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新男友,等会要见的人是我表哥,你只要让他明白我俩的关系就行……你能演奏西洋乐器?”

  方鹏点点头,不仅是西洋乐器,其实只要是乐器他都能简单演奏,深入的话能在短时间变成达人,这是一个杀手必要的智慧,否则他们就只能接受各种被杀了。

  靖紫先出去了,阿娇递给方鹏一个早就收拾好的箱包、外加一个大提包,然后担心的盯着他小声说:“你会演奏没骗人吧,可别害我!”

  “没有。”方鹏对她眨了眨眼,也小声说着。

  这种暧昧令阿娇脸一红,她打量着方鹏也悄声说:“好自为之,假如表现令她满意,她不会亏待你的。笑什么、这么邪恶……别瞎想!我是指报酬!”

  “阿娇!”林靖紫己经不耐烦的在外面叫她了:“你磨蹭什么,快点。”

  阿娇赶紧拉着方鹏走出房门,朝站在走廊的林靖紫跑去。

  方鹏一声叹息,明白自己接了桩报酬最低的活,而且还不是杀人。

  很快,他们便来到了布拉格机场。一个漂亮的秘书模样的女人、和一个穿黑衣的男人正表情严肃的站在机场入口。

  他们冷冷打量方鹏一眼,女人跟阿娇点点头,然后才恭恭敬敬的对林靖紫说:“我是王昆的秘书丁莞仪。林小姐,老板让我们来接你,请跟我来。”

  显然,王昆是开着私人飞机来布拉格的,林靖紫肯定是这个土豪的准女友。这个富家千金,肯定是在跟这个富家少爷抖她的大小姐脾气吧。她租方鹏当自己的临时男友,不知道是为了应付家人,还是想气这个土豪阔少。

  不过,方鹏现在管不了这些,他至少能安然离开布拉格了。

  很快,他们便登上了那架小型飞机。方鹏能感觉一身制服,漂亮的丁莞仪对自己拥有极强的戒心。如同那个穿黑衣服的男人那样,他们一直在冷冷的打量着自己。

  这是一架豪华的私人小飞机,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年青人,正面无表情的坐在飞机的沙华上。见他们登上飞机,这才懒洋洋的站起来,勉强对林靖紫笑道:“靖紫,三年没见了,你还是那么漂亮……这位,就是方鹏吧?”

  林靖紫淡淡叫了一声“表哥”,一直带着冷漠的微笑,看着方鹏点点头。

  方鹏冲这人点点头刚想取眼镜,阿娇用力掐了他一下,痛得他只差不咧嘴怪叫了。于是,他只能扶了扶眼镜应道:“不错,你王昆吧,很高兴认识你!”

  王昆一直面带微笑站在方鹏面前,用那种居高临下的态度打量着他。等他将行李搁好,他才用略带讽刺的语气说:“很有个性的衣服,唔……裤子也挺有创意,其实你应该配一顶帽子,这样效果更好,你哪儿的,还是学生?”

  方鹏在装B,他正用完全是乡下人进城的眼光,好奇的打量着飞机。听了王昆的话,他得意洋洋的说道:“毕业了,我老家是湖南农村的!想当年,俺可是以全村第一的成绩,直接保送上的大学,当时全村都高兴坏了!”

  王昆愕然打量着这个看上去相当文艺的家伙,不免为他的简历震精。他甚至好奇的偏过头去,跟丁莞仪对视一眼,一起浮起控制不住的好笑。

  林靖紫己经扭过脑袋去了。她正呆呆看着窗外,估计正在诅咒这个奇葩“凤凰男”吧!

  另外一边阿娇也快崩溃了,她拚命使眼色也阻止不了方鹏得意的自叙。

  方鹏还是如此纯真。他一脸热情的又说:“后来,我被保送到布拉格,就读于布拉格查理大学的第一医学院和药剂学学院、以及自然科学学院和数学和物理学院。”

  王昆和丁莞仪本来好像在打量小丑,但是方鹏最后的话让他俩愣了。

  王昆怀疑的说:“你就读于布拉格查理大学,还学这么多专业?”

  方鹏还是那种憨厚的微笑,若无其事的点点头说:“是啊,艺多不压身嘛。”

  布拉格大学是欧洲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大学,一所举世闻名的高等学府、它有超过五万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学子在此就读。而且,比如开普勒、爱因斯坦等许多著名的科学大师,都曾在此任教或就学。这里诞生过四位诺贝尔奖获得者。

  毫无疑问,拥有这所学校的学历,值得跟任何人当众炫耀。

  方鹏说到这儿之后,这才浮起一缕玩味的坏笑,透过老花镜的眩晕摸到沙华,一本正经的拍拍灰尘,规规矩矩的坐了下去。

  方鹏当然不是吹牛,因为他现在所用的身份,正跟他所描述的情景相差无几。

  过惯了杀人为生的日子,方鹏一直希望有天能拥有一个足以对人炫耀的清白简历。他相信自己会回到内地,过上一份富足而清静的生活,有一个足以跟白富美炫耀的学历,比如布拉格大学,他在一年前就己经获得了他所描述的相应学位。当然,类似以全村第一的保送经历,就完全是这小子为了调戏王昆瞎编的。

  “是吗?”一直因为他的表现倍感难受的林靖紫,因为王昆满脸的惊讶清醒过来。

  方鹏傻呼呼的回答虽然一度令她难堪,但是结果完全将王昆给镇住了。这使她感觉十分意外,于是浮起快乐的微笑,款款朝方鹏笑了,用一种娇嗲的声音说:“方鹏你真坏,想不到你学的都是这些专业,我一直还以为你是学艺术的呢!”

  “是啊!”方鹏还是那么厚实的微笑。他扶了扶眼镜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喜欢看我演奏萨克斯的模样。其实靖紫,要知道我二胡拉得也挺好!”

  方鹏的最后一句话迅速让林靖紫清醒,她中止了想进一步想秀亲呢的念头。天知道这个极度二B的文艺嘻皮士,会不会抛出令她难堪的重量级痴语!

  王昆这才坐回他先前的椅子,丁莞仪也正经起来,打量着方鹏在揣测什么。

  王昆很快从失态中恢复,似笑非笑的打量着方鹏又说:“靖紫,我记得你之前好像喜欢有深度的男孩。我因此还刻意扮了几年深沉,真想不到你的胃口随时在变、比如现在,我都有跟不上你节奏的感觉了。”

  方鹏见他赤裸裸的跟靖紫表示倾慕,根本就没顾及自己的存在皱了皱眉,胸中腾起一缕杀气,勉强才按捺下来。

  他推了推黑框老花镜,暗暗对自己说:“绅士点方鹏,你不能随时目露凶光。你现在是一个豪门小姐的男友,不能因为她追求者的不逊,做一桩没有报酬而浪费体力的活!”

  他轻轻的叹了口气,这时摸出一盒香烟,自顾着点燃一根,美美的吸了起来。

  四下悠然安静,大家都皱起眉来,显然对这家伙将四下弄得乌烟瘴气颇有微辞。

  飞机一直在天空飞着,偶尔因为气流剧烈的震颤。小型飞机就是这样,相比庞大的波音飞机,因为稳定性能的逊色,更容易受气流影响。

  无论是王昆还是方鹏,都己经习惯这种颠簸,倒是林靖紫和阿娇好像有些不适应。

  寒喧和客套之后,王昆开始玩手机,丁莞仪端坐在他身边沉默。而他身后那个一直坐得笔直的黑衣人,一直没有改变坐姿。

  这家伙脸色永远那么阴沉,一动不动好像哑巴似的一语不发。

  因为双方的微妙处境,飞机里很安静,方鹏开始打量王昆跟他的随从。

  一开始,方鹏就己经注意到这个神秘的黑衣男人,知道这家伙是个高手。

  如果没有猜错,这个人应该有过硬的军人背景、标准的站姿和坐姿,以及开始的走姿都让方鹏明白,此人经历过极其苛刻的训练。

  他黑色的西装下面,一定包裹着强壮的躯壳。如果愿意,能瞬间使一个活人变成尸首。

  不过,他对自己并不十分在意,甚至根本没注意过自己。方鹏知道,自己肤浅的着装和刻意的伪装让他获得了不少掩饰效果。这使黑衣人对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戒备,或许认为自己就是一个智商较高的文艺白痴。

  方鹏抬起手腕,将自己特制的腕表稍微调试了一下,启动了它的特殊功能;他开始通过手表获取目前所在的位置,以便确定他们所在的方位。

  很快,他发现飞机正飞往大西洋,朝着英吉利海峡飞去。

  这让方鹏有些诧异,因为再往前走就是大西洋深处了,他们会飞向何处呢?

  阿娇一直坐在他们的后面,这时候好像缓过神来了。她好像看出他的疑惑,凑过脑袋悄悄告诉他说:“王昆家在大西洋购下一个小岛,准备开发成私人俱乐部。听说岛上的风景挺不错,他会带我们去他家的小岛打猎。”

  能在大西洋购一个小岛,这家伙还真是个土豪。正愕然就听阿娇又说:“王昆是‘盛唐国际投资集团’王总的公子,他一直在追求阿紫……你知道我们家小姐是谁吗?”

  方鹏摇头,只听阿娇继续说道:“她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地产公司‘林苑集团’老总林沫风的女儿。她家不仅做房地产,还涉猎矿产、饮食、商务、体育等多种行业,是一个实力强大的大型投资公司。在国际五百强之中排名迅速靠前,己经接近王昆家的‘盛唐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因此,两家都有意结成儿女亲家。”

  听了阿娇的解释,方鹏都有些奇怪了,他小声问道:“这是一桩门当户对的婚姻吧?既然这样,你家小姐为什么还找我假装她的男友?”

  阿娇打量了一下正在玩手机的王昆,悄悄的说:“你上网搜一下,王昆这个人可是著名的花花公子。这家伙吸毒嫖妓无所不能,我家小姐很讨厌他!”

  “坏蛋?”方鹏不好意思的自责起来:“男人不就喜欢泡泡妞吗?相比我其实算不错了,有时候,大哥我可比他要更坏……当然,这都是生活所迫!”

  说实话,方鹏喜欢这种随意而奢侈的生活。在美国,他拥有自己的跑车和游艇、如果能再拥有一驾私人飞机,然后带着足以让所有人艳羡的女人,去任何地方倒挺不错。

  说起能让所有男人艳羡的女人,方鹏忍不住斜过头去,看了看身边的林靖紫。虽然自己不是很喜欢她,但说实话,像这样一个女人就己经不错了。

  她出身名门,有任何女神都有的优点。一个像她这样傲视群芳的女孩,己经有了出入任何高端场合的资本。

  意识到他的打量,林靖紫侧过头来看了他一眼浮起一缕不屑,她不喜欢自己。

  方鹏对她殷勤的一笑,浮起令正经女孩害怕的邪恶微笑,还得意洋洋。

  果然林靖紫迅速将脸转过去了,估计她感觉好像吞了一只苍蝇。

  正在这时,王昆将手机收进口袋,抬起头来不屑的打量了他们一眼。阿娇见状将脑袋缩了回去,停止了继续跟方鹏的细语。

  王昆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说:“还有十五分钟应该就会到了,珍珠岛挺不错,风景优美风情万种……但我更喜欢在它上面狩猎的感觉。忘记问你了方鹏,你会开枪吗?”

  方鹏扶了扶眼镜,老实巴交的说:“不会,但我应该能学会吧?”

  王昆转过身去,打量着仍然笔直坐在沙华上的那个黑衣人,似笑非笑的说道:“石强是射击高手,如果你愿意,可以让他在最快的时间中教会你使用枪枝。”

  方鹏对石强笑了笑。但是,那小子根本就没拿正眼看自己。他面无表情的别开了脸,懒得理会这个戴着黑框眼镜,不仑不类的大陆农民。

  十五分钟之后,飞机开始降落。

  珍珠岛风景优美,从空中俯望,小岛一览无余。

  这是个方圆约二十平方公里的小岛,拥有一切岛屿所有的浪漫和美妙。岛上唯一的建筑,就是离码头不远的活动板房。码头上停泊着一艘小型的游轮,应该是小岛跟陆地来往的交通工具,估计接到了王昆和林靖紫他们要上岛的消息,他们是来做准备的。

  这是一款最新的水陆两栖飞机,绕着小岛飞了几圈之后,开始朝水面降落。

  王昆很清楚,随之而来的机体跟水面接触,会引起剧烈的震颤。于是,他颇为绅士的伸出手去,安抚般的握住了林靖紫的纤纤玉手。

  林靖紫一脸寒霜,本来是想摆脱他的,但是王昆转过头来对她说:“要降落了小心点,会有点颠簸。”

  于是她放弃了挣扎,以免被对方看出破绽。

  “是啊。”方鹏为了惹王昆生气,死乞百奈的微笑着说:“握紧我的手,感觉会好点。”

  王昆虽然迅速掉过头去,但丁莞仪却仍然好奇的打量着他们。林靖紫不想让这个女人感受出不对来,僵直的让方鹏握住她的小手。

  丁莞仪似乎忍受不了他俩的暧昧掉过头去了。

  果然,飞机随后因为降落,机身剧烈的颤抖起来,林靖紫害怕的闭上了眼睛。

  不久之后,飞机慢慢泊近了码头,早就等候在岸边的工作人员跑了过来,这些人是王家的下人,在此己经等候多时了。

  石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打开舱门,探头打量了一番走出飞机。

  职业习惯,方鹏走上码头的时候,迅速辨清了状况;交通工具二,飞机和游艇。足够对自己构成威胁的人员有六个。丁莞仪不算,包括三个在小岛等候的青壮年、以及飞机驾驶员、王昆和石强。这些东西都不是问题,方鹏开始为林靖紫和阿娇头疼。

  因为真发生什么状况,他好像要保护她们了。而他是以杀人为生的,现在竟然要保护她们,这可不是一件好兆头呢!

  对方鹏来说,他跟曹操想法类似;宁肯错杀三千、也不愿意保护一人。

  他正在纠结,就听王昆笑眯眯的对他们介绍道:“我叫它做珍珠岛。靖紫,我带你来这儿,其实就是想问你,这个岛屿是修建成一个综合娱乐中心,还是保持它原貌,将它建成类似现在这样的狩猎基地?”

  一个男人这样询问女生,很容易让她产生自己主掌乾坤的错觉。如果这个男生是想泡这个女生,这种办法极其有效,足以让任何女生缴械。

  方鹏这才明白,林靖紫为什么会匆匆忙忙的找自己来充数。

  很明显,王昆用尽心机设计了这一切,就只有一个目的;假设让她跟阿娇来这种偏远的小岛,估计回去的时候,孩子都能叫爹了。

  原来,自己被她们稀里糊涂的拖过来,完全是被当成防狼设施用的……这种情况之下,谁会顾及他这个防暴装备的感受?

  方鹏很清楚,接下来的时间中,就是林靖紫和王昆轮番检验自己质量的时候了。

  方鹏不急,他浮起乡下人特有的兴奋,眯起眼睛打量着太阳,露出一脸惬意。相比之下,这肯定比警察们的手铐要来得舒服,有假期就好好享受吧哥们!

  比如现在,可以回味林靖紫那种忍受强迫的无奈嘛,谁让她那么牛B呢?

  说实话,刚才降落的时候,那丫头的不驯可令他颇为激动呢!

【由于字数限制,微信上就只更新到这了,后续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就可以继续阅读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