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乐器网社区

从大一到研究生到博士一直听的乐队,你听过吗?

葱头民谣2021-01-14 11:36:42



MONO是一支来自日本的4人后摇乐队。自1999年组建,至今一直活跃,并深受世界各地歌迷的爱戴。


MONO的音乐充盈着典型的日式情怀,被誉为“诸神的美誉”,是拥有摧枯拉朽般魔力的暴力美学。


贝司是游走在血管之下的鱼,震颤的低音隐秘地逡巡,悄悄钻进心脏和脑海。鼓是去往天堂的阶梯,每一声,砸在心上,时而是振奋的号角,时而是悲壮的呐喊,时而是破碎的眼泪。两把吉他则操控了乐曲的基本走向,融合情感与技巧,横扫心弦。


2009年,MONO发布第五张大碟《不朽之风赞美诗》,迎来了自其成立以来的新辉煌。时至今日,在不少乐迷眼中,这张专辑依然是他们的巅峰之作,是最能体现MONO水准的一张唱片。

从曲目名称中,我们已经可以窥探MONO想要表达的世界:雪中灰烬,海葬,沉默飞行、沉睡黎明,纯净如雪,永恒之光……


听起来像一个故事,穿越阴冷严寒,穿越困顿挣扎,穿越生生死死,最后到达纯净的彼岸,找到一个命中注定的人,手牵手,沐浴着永不消失的温暖的光芒。



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


实体CD的歌词本中,用英文印有每一首曲子所代表的情节,背景是相关的插画,最后连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


第一次拿到CD的时候,我一边慢慢读着文字,一边听着唱片,感觉自己真的进入了MONO所营造的世界,眼泪则变成了雪花,簌簌地、轻轻地落了下来。

清脆的铃声开场,犹如置身静谧无际的雪原,双吉他叠加成微风细雪,飘落的是凄美与冷寂。


管弦乐的切入并没有使气氛变得热闹,反而将淡漠的悲伤加剧成为浓郁的悲壮。


巨大的吉他音墙袭来又退去,犹如潮汐反反复复,起落之间撩拨着心绪。随后逐渐强势,情绪推进,仿佛天要亮了。


在一段双吉他渲染后,钢琴化成零星的点缀慢慢退出,细碎的嚓声作为引子,磅礴有力的鼓声响起,阳光终于穿过海上的云层,犹如光荣的勇士披荆斩棘而来,振奋而激昂。


提琴增添了柔韧的氛围,如同勇士身边的女性意象,伴其左右,出生入死,相守相知。



这张专辑所使用的乐器非常华丽,除去四位乐队成员拥有的传统三大件:电吉他、贝司和架子鼓,还加入大量西洋古典管弦乐器,比如大提琴、中提琴、小提琴、低音提琴、长笛、钢琴、钟琴、羽管键琴、定音鼓,甚至也运用到充满宗教意味、广泛用于民乐及佛门音乐演奏中的乐器——铙钹。


古典与现代、世俗与宗教的碰撞,使得这张专辑充满了实验性,比起后摇,它可能更像一张别致的交响乐。我想这也是它屡次被打上“MONO最具古典意味作品”标签的原因。

带着MONO色彩的日式曲风,本身就显得敏感纤细、脆弱尖锐,蕴含着孤寂的暴力和苦痛的狂躁。


经由西洋管弦乐渲染之后,多了一丝磅礴宽广,细小的情绪被放大成涌动的漩涡,犹如居住于心底的海怪,在听众的身体里肆意搅动着来自深海的孤独,掀起了铺天盖地的惊涛骇浪。


属于东方的细腻缠绵,竟然爆发出了如此巨大尖锐的侵略感,这是一种奇异的带着恬静的痛苦。


专辑的最后一曲,《Everlasting Light》,也是MONO演出的惯例结束曲。


MONO喜欢用这样一首充满希望的《永恒之光》来作为每次演出的结尾。歌曲的前半部分,没有鼓,没有贝斯,钢琴作为主调缓缓铺开,吉他在背后细密地拨弦。狂风暴雨,终于平息了。


宁静祥和的海风,犹如母亲的双手,抚摸着疲惫肮脏的面颊。到此为止,那份用来与生活搏斗的倔强和坚毅,反而被眼前这简单的温柔全部击垮。


才意识到,身处暴风中心时,咬紧牙关的自己竟没有流下一滴眼泪。才意识到,终于得以在生活的缝隙中轻轻呼吸时,内心的自尊反而化作委屈,蒸腾成了眼底的雾。



在以后的生活中,还会经历百千次,和今夜一样辗转反侧的无眠夜晚。还有无尽的挣扎,不休的斗争,沉溺其中时的惊慌与苦楚,暂时脱身后的庆幸与空虚。


仿佛波子汽水中的玻璃珠,卡在瓶子中间,无法从瓶口溜走获得自由,也无法降落到瓶底得到安定。既然如此的话,就勇敢地把瓶子打碎吧!

网易云音乐里网友对这张专辑的评论非常有趣,2013年一位网友无心地留言“从大一听到研究生”,从此掀起跟帖的狂潮。


其他最受欢迎的评论有:“从研究生听到博士”、“从博士听到院士”、 “从院士听到烈士”、“从来世听到末世”、“从末世听到创世纪”。就像网友们合谋创造了一个接龙段子,我却觉得这些话并不全是玩笑。只有乐迷自己能体会到,共同深爱着同一张专辑的意义。

我们这些陌生人,因为爱着同样的音乐,聆听了同一张专辑,便超越时间和空间,产生了默契。戴上耳机的时候,我们好像互相懂得了彼此的感受。


看到留言的时候,我们好像知晓了彼此心中的波澜。音乐犹如宗教。在音乐的神面前,我们没有身份,不分男女。无论身在何处,神的光芒洒到我们身上,都是一样的温暖与慰藉。 



后台回复 “投稿” 二字,查看投稿详细说明。

欢迎大家投稿,谢谢。


【往期回顾】

如果到了重庆,请一定来这里

这么多年我一个人一直在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