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乐器网社区

听潮:尺八,失传近千年的中国乐器

听潮论剑2020-07-13 11:55:57


文  |  听潮


某一夜百无聊赖之际,无意中听到一曲《子之星》,顿时惊为天音。


以前我一直认为,吹奏类的乐器最动听,要属箫了。平静也好,欢愉也罢,即便悲伤之时,也总是不失温雅,处处都透着中国文化的况味。


然而,到那时我才知道,原来这世上竟还有一种声音,苍凉、旷远、辽阔、荒寒、孤峭、深邃,直指人心,甚至直接击中灵魂。


奏出这种声音的乐器,是尺八。


佳翁易佳林吹奏尺八。


一、山城重庆的佳翁尺八

喜欢上了尺八,缘于山城重庆的一个人——易佳林。


那一晚,我本在网络上寻一把合适的箫,但淘宝上货物素来良莠不齐,找了好一阵子都不是很满意,无聊之际也就往下乱翻。翻着翻着,眼前忽然出现了一种似箫非箫的乐器,隐约知道此物在东瀛大为通行,但不知与神州有何渊源,只是每每看到总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一时好奇之下,翻开页面一看知道了此物名为尺八,看店铺页面只有只言片语的介绍,于是便在网上搜索,这才了解到原来此物本为中国所有,在唐朝的时候流行的程度不亚于今日的箫,后来因蒙元统治中原之地时,使得文化断层,以致于失传。再往下,便知道山城重庆有个吹尺八的人名叫易佳林。


易佳林原是山城重庆的一个大学老师,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日子似乎不坏但又老觉得缺了些什么。有一晚上,机缘凑巧听到了一首叫《子之星》的曲子,顿时觉得吹进了灵魂,那一刻忽然间明白自己应该选择一条什么样的道路。


不久,他便辞去了教务,四处去找尺八来吹。但是跑遍山城,竟然没有一家乐器店有卖,店主们往往半嘲讽地说:“你找的是糍粑吧,建议你去菜市场。


当时他想国内没有,就走海外代购的路吧,但上网一看,顿时咂舌。原来在东瀛买一支尺八,需要花费一个普通工薪阶层两个月的工资,几十万的日元换算成人民币,也就是好几万元了,但这还不过是普通规格的而已。


彷徨无奈之际,他父亲一言惊醒梦中人:”你会做笛子,这个干脆也自己做一支得了。”


于是,易佳林就去山林中找竹子,摸着石头过河。由于不得其法,不知失败了多少次。后来在网络偶遇了一国际友人,在他的帮助下,才寻到了制作之法,历经艰辛,终于勉强制成一根。


此后他便踏上了制作和学习之路。当时国内连这样乐器都没有,更别论教材了,艰难可想而知。只是他毕竟是挺过来了,后来还成为中国尺八第一人。


看着他的故事,心中不禁触动,便去寻了那首《子之星》来听,当乐音响起的刹那,我知道他所言不虚,这东西确实能吹进人的灵魂。


尺八祖庭,杭州护国仁王寺。


二、护国仁王寺大雪纷飞时的东瀛来客

因着喜爱,便作了更深的了解。当翻到一张与护国仁王寺有关的图片时,不禁怔住了。


这个地方在杭州曙光路“黄龙吐翠”景观的边上,离浙大图书馆也不太远,但无论是我从黄龙洞后山经过,还是到浙大图书馆借书,路径时都极少驻足。当时我只是搞不懂,为什么石碑会穿着一个乐器,而且似乎还非中土所有,此时我才恍然明白无数次我只是相见不相识。


也就是在此时,我在杭州日报上知道了上世纪90年代的一个故事。


据说,当时全国很多省市外事部门,总是会收到一位叫斋藤孝介的老人的来信,在信中老人一直在询问尺八发源地护国仁王寺在什么地方。但遗憾的是,当时没有一个人知道。本来一座寺庙不可能是查询不到的,但是文革以来,古代文物几乎摧毁殆尽,几十年间华夏大地早已经是物换星移。


后来,杭州的历史会长,通过多方查询,几经周折才找到了护国仁王寺的最后一位当家人释常明法师,通过法师才找到了早已不复存在的寺庙所在之地。


那位老人得知找到尺八祖庭后,专程赶来一观。


当时是春节时分,大雪纷飞,这位老人竟虔诚跪在雪地上,从包中取出一支尺八,吹奏了一曲又一曲……


吹禅。


三、七百年多年前心地觉心的吹禅

往事如烟啊,那一刻,他的思绪想必飞到了七百多年前的那次听曲闻道。


七百多年前,是南宋统治的时代。当时的宋庭虽然偏安于临安一偶,但是无论是经济,还是文化,乃至于三百六十行都十分繁荣。东瀛人自唐朝时就有派遣使者求学的先例,到宋朝时依然仰慕华夏文化,不时有使者前来求学,其中一位叫心地觉心的人,就在其中之列。


这位禅师佛学天赋极高,当时遍历东瀛,辩论佛法几乎无人是他对手。但他心中还是有个缺憾,因为始终不曾真正悟道。某一日心有所感,想到禅宗一脉是从中土传来,于是便只身前往中土求法。


到得临安后,他进了护国寺,拜在当时闻名天下的慧开禅师门下。几年下虽然未能寸进,但始终坚持修行。


也许佛学总是讲缘法的吧,时机不到,怎么着当头棒喝都不管用,时机到了,天地万物,自然而然的都会成为开悟的灵机。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心地觉心在日如一日的苦修中,终于寻找了属于他的灵机。


那是在一个万籁俱寂的晨早,他听到了一种非笛非箫的旷远深邃的声音,似乎沉醉在万丈红尘中不可自拔,又似乎超尘绝俗遗世独立,心中忽然感受到了一种触及灵魂的静寂,大叹道:“想不到世上竟有如此美妙的乐曲!”刹时间若有所悟。


循声而往,找到了吹奏乐曲者。此人是居士张参,告诉他曲名为《虚铎》(后世又称《虚铃》),作曲者是河南府的张伯。


当时唐宣宗年间,有个普化禅师,佯狂简放,居无定所,时而悲号,时而欢喜,喜欢振铎唱偈(拿着铃铛唱着佛教开悟的诗句):“明头来明头打,暗头来暗头打,四面八方来旋风打,虚空来连架打。”张伯欲拜其为师被拒绝之后,便模范禅师的铎音,从而作了此曲。后来便传到了张参手里。


心地觉心先听《虚铎》,又闻普化禅师的言行,如受醍醐灌顶,当下竟忽然间悟了道。


之后,便虔诚地向张参求教吹奏之法。在数年之后返回东瀛时,将吹奏尺八和佛法联系起来,召集门人兴建兴国寺,开了普化一宗。


再而后若干年,尺八由僧侣的吹禅,走向民间大众,《虚铎》一曲,更衍生出无数曲目。终于,尺八,这个原本属于中国的乐器,在异国他乡百花齐放。


而在它的起源地——中国,由于蒙古灭宋,整个文化体系奔溃,这件乐器竟然慢慢消失,以至于湮没。


尺八大师塚本竹仙。


四、塚本竹仙与赵松庭间的承诺

然而历史,似乎总有那么一根幽微玄妙的琴弦,弹拨出让人悲欣交集的琴音。


在斋藤孝介老人到来之后,另一位尺八传承者塚本竹仙又来了。


据闻这一位原本也是个中高手,当时斋藤回国,给尺八认祖归宗以后,他自然也知道了张参的故事。抑或是更早前他也曾知道这样一个人。但无论是哪种方式不重要了,关键在于他得知张参走在街上吹尺八,可以接连穿过几条街而声音不绝,于是激发了精益求精更上一层的念头。


但是,艺术这东西,越往上进境越难,想达到张参的境界,谈何容易呢,虽然他日日苦练,却始终停步不前。这时候,大概是心地觉心的事情启发了他,想到尺八既然发源于中国,来中国就一定能够得到答案。于是他便也走上了七百多年前前辈走过的道路。


或许历史真的是存在巧合吧,机缘凑巧之下,他到杭州结实了当时名扬天下的赵松庭先生。老先生用竹笛吹奏了一段很长很长的乐曲,让他目瞪口呆,惊佩万分,以为张参在世。详谈之下,方才知道老先生能在如此长的时间保持乐音不断,是因其独创的循环换气法。当下虔诚的拜师学艺,当晚更是以老先生送的竹笛运用其法门,吹了一夜。


数年之后,塚本竹仙终成一代大家,而赵松庭老先生已然仙去了。但是在老先生去世之后,塚本竹仙却每年都会再来中国,并住下一段时间,为喜欢尺八的人传授技艺


却原来,老先生当年一见塚本竹仙,知道其来意之时,想到国内尺八失传了近千年百无人为继,故将平生所学倾囊相授,希望塚本竹仙日后能将失传的中国尺八回传中国。欣慰的是,所托已达。


除了报答师恩之外,后来塚本竹仙还曾说了另外一番话。他说:“古时候,中国人给了日本很多东西,我们现在应该一点一点地还礼,这是礼尚往来。我不是凡事阴谋论者,我相信塚本竹仙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必定也是非常诚恳的,但不知道为何心里却有些难受。


我忽然想起东瀛人出品的《真三国无双7》的赤壁之战的视频中,关云长义释曹操之时说:“我放丞相,除了念及昔日之情,更重要的是因为自信,我相信此战之后,大哥有我等与军师辅佐,必能与你争雄天下。


自信?是的。一个说还礼的人,必定是心中是有底气的。但他的底气,原本属于我们自己的,只可惜我们已经缺失了。


苏曼殊《白马投荒图》。


五、百年前苏曼殊的《本事诗》

一时怅然之际,忽然想到了一首诗,竟然也与尺八有关。


这是苏曼殊的《本事诗》中的一首七言绝句:


春雨楼头尺八箫,何时归看浙江潮?

芒鞋破钵无人识,又踏樱花第几桥?


诗中的意思是:


在一个春雨迷蒙的日子,独自一人倚坐在东瀛民居的小楼上,忽然听到不知何处吹起了乐曲《春雨》,声音旷远深邃,似箫又非箫,听着听着,忽然想到了这竟然中国失传了许久的尺八,一时间情难自禁地想念远隔千里的故国,不知风起云涌的清末革命,以及家乡的故人们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一身芒鞋破钵的自己,走在异国他乡的路上,看到绚美的樱花一片片地洒下,想起自己的人生犹如断鸿零雁,心中尽是怅惘。


这是很久以前读到的一首诗了,当时虽不求甚解,但也能感受到一种惆怅之情。而等到略知民国年间那一段风起云涌的历史,以及后来了解到失传千年的中国尺八,方才知道苏曼殊当时的心境是何等的凄惘了。


百年光阴,转瞬就过去了。但遗憾的是,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如同土家野夫所言:“几乎还在伤痕累累蹒跚前行,甚至都还未开始疗伤。”不知道碧落之上的苏曼殊,知道这些又会作何感想?


往事已矣,往事已矣!千言万语,何如无言?今日的中国,一边是灯红酒绿,一边是断井残垣,你我说到底终究都是无能为力的。只能去尽一点点心力,用我百点热,耀出千分光罢了——


就好像尺八一曲中,见传承,见信仰,见开悟,见友谊,见文化,见历史,见兴衰,见天地,见众生,见人心……但此刻的我,却也只能以文字的方式,让更多人知道曾有这样一个东西存在而已。



作者:听潮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谢您的耐心阅读

欢迎评论或者分享

交朋友请加微信号

tingchaotianw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