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乐器网社区

“民乐皇后”宋飞走进聊城谈民乐传承

吹沙漉金2020-06-27 16:24:04




她用十三种民族乐器演奏的《弦索十三弄》音乐会,堪称民族音乐演奏的里程碑;她与亚洲爱乐乐团合作的中国首部音画《清明上河图》,开启了民族音乐与时代完美结合的大门;她还用民族乐器编演了首部情景音乐会《如来梦》;她曾荣获国务院颁发的特殊贡献奖、还获得“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外国媒体评论说,二胡在她的手中,音色与表现力可与四根弦的小提琴相媲美,她是世界级的中国弓弦艺术演奏大家……

心弦逐梦尽显风华。她,就是宋飞,一个被誉为民乐皇后”的演奏家,一个致力于让二胡走向世界的“音乐传播者”。1月30日,中国戏曲学院副院长、二胡演奏家宋飞来到聊城,为广大音乐爱好者奉上一台中西方古典音乐完美融合、华章集萃般的精彩演出。演出期间,宋飞接受了聊城日报记者夏旭光和聊城大学音乐学院二胡专业硕士生导师王海华的专访。



运 弓 抚 弦

         诠 释 人 生


琴弦低声细语地倾诉着,似溪水潺潺轻语。一身紫色演出服的宋飞仿佛从优美的民族乐曲中走来,显得格外尊贵神秘优雅大气。

她静静的站在舞台中央,左手上下移动仿佛在琴弦上跳舞,右手运弓有力,动作舒展优美,《杨柳青青》、《江河云梦》、《秋意浓》、《逐梦~希望田野 中国梦想》等曲目在宋飞的手下流淌出来,既有大漠孤烟、金戈铁马的豪放苍劲激越高亢,又有小桥流水、杏花春雨的旖旎含蓄委婉哀怨,让观众随着弓弦的抖动沉浸在二胡的世界里。

“宋飞的演奏声声扣人心弦,好似天籁之音,让我们深深浸润在她营造出的音乐世界里,直射人心灵的深处,让人温暖,让人感动,让人流泪。我觉得宋飞不仅仅是在演奏,她更像一名艺术的传播者、一位文化的引导者。”观众们激动的拍红了手掌。

有一种人生是琴韵,有一种琴韵是人生。“二胡是最接近人声、最接近语言、最有语气感、最有歌唱性的乐器。作为一种根植于民间、底蕴厚重的乐器,二胡浸润了数代音乐人的汗水和智慧,更承载着中国的历史文化和精神内涵。”宋飞告诉记者。

    《乐记》曰:“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唯乐不可以为伪”。宋飞把人生的态度融进二胡演奏艺术,演奏风格融传统与现代于一体,深入发掘乐曲内涵,并加以细腻的艺术处理,着重于作品的意、情、趣,通过旋律的点线交织、动静相应、虚实结合,音乐语气的轻重缓急以及情感表现上的刚柔并济,琴声有了感人至深的艺术魅力。



守 正 创 新

         古 为 今 用


“二胡是最具有中国气质和韵味的拉弦乐器,在挥弓张弛间揽尽青山流水,绽尽万紫嫣红。二胡要发展,一定要走多元化的道路,要与时俱进。近年来,我力图通过改革创新民族音乐的演奏形式,比如说使用站姿演奏、二胡重奏等形式,让更多的群众去接受、了解和喜爱中国民族音乐。”宋飞笑着说。

“其实二胡站姿演奏古已有之。二胡的历史已逾千年,在明清古画中就记载着站奏、行走演奏的图画。”由于经常和西洋交响乐队、大型民族管弦乐队合作,她发现站姿演奏时,从音质、音量以及整体的音响平衡上有很多优势;此外,宋飞一直在探索情景音乐会、音画乐舞在舞台上表演形式的演奏展现,为了和舞美灯光等配合,不仅要站姿演奏,还要行走演奏。“我发现以站姿演奏时,肢体动作更为舒展,能给观众以美的享受;站姿还能让气息更加通畅,力量更易发挥,使乐器能够更加充分的震动,在音场共鸣上有优势,能够更充分的发挥二胡的表现力。”

由于在中央民族乐团和爱乐女室内乐团工作过很多年,宋飞对中西结合不同形式的合奏、室内乐重奏比较熟悉,所以她更加注重这方面的教学拓展。“我希望通过重奏、合奏、与钢琴、民乐队、交响乐队等合作的教学及舞台实践来探索二胡表演的新形式,通过西方和东方、民族传统与现代、严肃与通俗等元素的综合运用,使二胡的演奏在结构上大型化、声部层次上交响化,形成交相辉映的多声线条思维,以展现胡琴声部的表现力和气质能量,形成独特的个性语言特色。”


乐 生 弓 弦

         美 在 弦 外


音乐会上,青年二胡演奏家张晔独奏了《天山风情》、《枫之舞》、《那一年的河川》等曲目。“张晔从2000年起就跟随我学琴,如今已是国家一级演奏员,中国东方歌舞团二胡独奏演员及乐团首席,多次受邀出访美国、法国、西班牙等国参加音乐节。”宋飞话语里带着自豪。

“音乐演奏人才的培养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从启蒙、打基础、基本乐理到技术、技巧训练,从文学、音乐史论、曲式、作品分析到音乐修养的积累,其中不定性因素甚多,某一个环节薄弱了都会在以后的演奏中显露出来。”由于多年来一直活跃在教学讲台和舞台,通过多年的积累和研究,宋飞开创了独具特色的二胡“双语”教学模式。二胡的“双语”就是除了母语文化中传统的音乐语言,还有非母语体系,这两个体系可以分头学习,也可交叉运用。

“音乐语言里不仅是音乐技术技巧,还有音乐特征和语言的文化气息,包含了审美、伦理道德和思想精神等。这种双语教学的模式,其实是以开放的理念,建立一种多元又自信的文化观念和思维,这样既可以去传承优秀的传统,同时又可以面对更多的创新和发展,兼容传统和现代、中国和世界各种音乐风格及元素,启发学生了解、体会不同民族、地域和国家,以及不同时代、不同语境中音乐的文化特质,从而更好地运用不同的音乐语言来表达、诠释音乐的内涵。”宋飞的这种二胡“双语”教学模式旨在打造一个具有最丰富的信息量、宽阔的兼容量和多维的艺术分辨力的开放式专业民族音乐教育系统,如今,她的学生们在演奏不同曲目时可以充分表现出世界音乐元素、新世纪音乐曲风和多元音乐探索的张力。


回 望 过 去

         礼 敬 未 来


中国特有的弓弦乐器二胡,一百多年来走了一条崛起之路、超越之路,由默默无闻、不登大雅之堂的民间乐器,一跃而成为具有浓郁民族韵味、时代气派、高难度演奏技巧、震撼世界的现代乐器,象征着中国人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和富于创新的艺术智慧。

    “真正的强国,应该是经济发达文化发展。现在世界上的强国,有悠久历史和丰富文化的,在努力保护和发展他们的文化;没有历史缺少文化的,也在创造历史和打造文化。可见一个国家走向强盛,文化发展至关重要。”宋飞激动的说。


    过去,传统乐器的这种传承主要是强调不让它丢失,要复兴、要传承接续下去。十九大报告提出“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这就意味着要创新,要不失本源的创新,就要求音乐人要尊重传统的继承、传授、传播。“吃透传统是创新的起点,而创新是民族文化的根本出路。我们要以传承下来的精髓,用手中的乐器演奏当下人的情感、心声。这次音乐会中我演奏的一个曲子叫《逐梦》,这是2017年创作的新作品,就是用二胡作为中华民族灵魂的声音,以宏大的叙事结构与情感张力,展现中华民族追逐和努力实现‘中国梦’的时代精神。”多年来,宋飞一直执着于对二胡艺术的回望和寻找,通过对传统的礼敬和对创新的不懈求索,力争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由于不断对二胡演奏的新音色、新技术、新表现手法进行开拓发展,宋飞的作品充满着质朴清新、洒脱隽逸的情韵,又透露出敢为人先的创新意识。



琴 韵 人 生

         音 传 四 海


    十九大报告提出“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自信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中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

    “传统就是祖辈不断创新的积累。文化是民族精神的记忆,沉淀着民族的精华。一个国家走向强盛,文化发展至关重要,丢弃了民族文化,就会变成失忆的人,不知自己从哪来向哪去,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所以我们既要尊重传统文化的继承传播,同时还要不失本源的进行创新,发扬光大民族文化。”宋飞深有感触的说。


    好的音乐是没有国界的。中国人能接受贝多芬、海顿、柴可夫斯基和肖邦的音乐,那么外国人也能接受《二泉映月》、《江河水》、《空山鸟语》、《清明上河图》和《雨打芭蕉》。“以往我们有个误区,认为外国人理解不了中国音乐,所以多年来我们派出的团体、演出的节目多是些表现民俗和技术的,热热闹闹既有效果又有观众,比如杂技、吹打乐等。我在国外演出的时候发现,他们的目光与表情跟着乐曲的感情在变化,这就说明了外国人不仅能接受中国传统民族音乐,他们也能理解我们音乐中所表达的内涵。当地的艺术家告诉我,他不仅能从《二泉映月》中感受到民间艺人细腻复杂的内心情感,还能从起伏跌宕的旋律中,感受到中华民族的个性、苦难、耐力与坚韧;也能从《空山鸟语》中听出了人与鸟的交流,感受到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在国外演出经历让宋飞觉得,中国的音乐和文化能够得到全世界的认同,这也让她建立起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自信。她还曾受到邀请,长期到国外传播中国音乐文化。“这件事我一定会做下去,把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传送到世界各地,让传统音乐在世界音乐之林独树一帜。”


传统音乐不只是一种美妙的声音,也不只是一种唯美的旋律,她承载着音乐家、民族、国家的特殊情感和记忆,在旋律中充满了情感、精神、能量,细腻、交融有意境,通过述其人生感悟,礼赞造化生命,崇尚和谐自然,形成一种深度而独特的文化之美。


播 下 种 子

         激 活 血 脉

优秀传统文化不是书斋里的奢侈品,而是民众的生活向导。当前,优秀传统文化日益被社会各界认可,成为学术界研究关注的热点,但不可否认的现实是,优秀传统文化更多是活跃在“象牙塔”里,保存在图书馆的典籍中。

文化下乡,就是要让传统文化走出书斋,推动民族之魂重新归附在民族之体上,尤其是回归到广大民众中,送到老百姓家里,种到老百姓心里。这是让“魂”与“根”对接的工程。没有基层土壤的传统文化,是无根的游魂;没有传统文化的土壤,是失魂的空壳。

    据了解,去年宋飞作为中国文联志愿者的成员,带领中国音协二胡协会进行了系列的送文化下基层活动。“虽然原来讲的是送文化,但是我觉得这是在种文化,像一颗种子一样把文化种到基层。这样的送文化,不只是仅仅让大家听几首歌、听几首乐曲,更重要的是把文化的种子播撒到基层。我认为文化是有血脉的,炎黄子孙的血脉中都有文化基因、文化种子,我们需要把它激活。我们中国音乐、民族乐器的文化基因是最贴近生活的,我在下基层演出的时候,都是亲自对作品、音乐历史文化故事、和当下人情感的关联进行讲解,这样可以让大家更深入的了解传统艺术和文化。我们就是要用音乐的交流和普通大众产生沟通共鸣,浇灌他们心中的文化种子,让其开花、生长。”宋飞激动的告诉记者,她是教育部高雅艺术进校园的主讲专家,经常去基层介绍传统音乐。是啊,传统文化的根、营养都在基层,艺术家们通过演出真实的反映民众的情感,去跟他们沟通,不但激活了民众的文化血脉,对艺术家也是一种充电。

    “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颗音乐的种子,我们要做的就是要激活她,让她发芽、生长、灿烂,照亮世界!”如果生命是一袭华章,那么二胡就是宋飞生命里最动听的华彩。纤纤素手轻拨香弦,屡屡情思便袅袅诉说而来,挥手间便华丽了整个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