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预告 | 真人图书馆:雅马哈认证的高级修琴匠


修琴匠人,一个听起来多浪漫迷人的职业啊。但要成为一名合格的修琴匠,也往往要经过长久的坚持。


可Bill却说:“修琴并不需要我坚持,它只是我热爱音乐的方式之一。”



Bill是个修乐器的年轻师傅,主修西洋管乐和吉他。


他是广州唯三有拿到雅马哈最高级别认证的管乐类职业维修师,国内这样的人,甚至还不到100个。


Bill在广州的老城区里有一间工作室,其中摆满了体型不一的乐器,墙上挂满了工具。



从早到晚,Bill就独自一个人,埋着头沉浸在这个房间里,对着各种送修的乐器,上弦、起凹、打磨、上漆……让它们尽量百分百还原成最好的样子。


有的乐器送过来的时候,已经处于卖废铁的状态了。


比如说从楼梯滚下去、严重变形的大号、夫妻吵架摔成几块的电吉他……甚至还有从四楼不小心掉下去,价值几万块的小号,最后都被他巧手救了回来。



Bill从小学手风琴和小号,纯粹是因为爸妈觉得“学音乐的小孩子,应该会比较乖”。


但这却在他心里种下了音乐的种子。


20岁的时候,Bill从经济专业毕业后,进了中国银行当柜员,做起了老一辈们能理解的“好工作”。


正如上辈人充满了“有份稳定的好工作才幸福”的迷思,我们这一辈,也广泛地信仰着,“做有兴趣的工作,才会幸福”。



所以他辞职的时候,一点也不纠结。但是他家里人,完全不能理解。


对于大部分的人来说,兴趣很多时候只能做消遣,不值得背水一搏。


辞职之后的两年,都是处于一种极度动荡的生活里。开过滑板店、做过奶茶店师傅,无一例外都倒闭了。


其实不是生意难做,是他太任性。



01年的时候,他跟朋友组了个叫杀虫水的乐队,只要有时间,Bill就想着要搞乐队排练,至于工作嘛,能赚点口粮就好。


但是抛下一切做喜欢的事,可比忍受不喜欢的事,要困难得多。


最初期的时候,连爵士鼓都是东拼西凑组出来的。一群人都没钱,还租不起像样的排练房,都是用朋友家的民居房。


但现在想起那段时光,他仍然没有一丝后悔的感觉。



三四年后,他终于进了一家颇具规模的琴行,才算真正稳定下来。兴趣实现成职业,终于在这里有了转换的可能。


每天的日常,就是对着一整墙的管乐器件,反复搬货、盘点、分类,一不小心就会变成不用带脑的纯体力活。


把兴趣当工作最大的问题,就是在美好消退之后,是否还能忍受日复一日的无聊琐碎。


但是Bill还挺甘之如饴,阅读每一种器乐的说明,然后熟烂于心,重复做着,一做就是两三年。



直到07年的时候,转机出现了,琴行让他去香港,跟着全中国最顶尖的管乐器维修的明星匠人之一,任祥达师傅学习。


在修行经历,Bill一路学着技艺。


直到最后一天,Bill信心满满地交了最后的训练作业,提前买好的车票就搁着兜里放着,行李都已经打包好,就等师傅点头,就可以开开心心回家去。


结果师傅却怎么都不肯通过,一遍遍要他现场重做。眼看时间弄到晚上7点,才肯放他走人。


Bill说,师傅最后的考题,不是技术,是耐性。



Bill至今修过的琴已经超过8000把,但他说:“大家开始用‘修琴匠’来形容我,其实把我标签化了。”


其实他除了修琴之外,其他时间也在干与音乐相关的事情。


例如玩乐队、做现场调音,还是音乐体验中心创办人、音乐会搞手、制作人……


▲修琴匠Bill


乐队吉他手Bill


音乐节调音师Bill


Bill说:“我不想用坚持去形容做音乐,不是因为喜欢而坚持,你会坚持睡觉吗?你会坚持吃饭吗?这是我必需的东西。”


音乐早已是他的本能。修琴也好,玩乐队、调音也好只因热爱音乐



现在,Bill带着他修琴的“家当”和一箩筐关于音乐的故事,准备跟你分享。


乐器维修师是怎样修琴的?玩乐队跟修乐器有哪些关系?


音乐体验中心是什么?成为音乐节现场调音师是一种什么体验?

 2018/3/22 (周四) 晚 19:30——21:30

广州天河体育中心中侨会二楼E杯咖啡  

  门票:免费(需消费一杯饮品) 


【交通指引】

地铁体育中心站C、D1出口,

从天河体育中心游泳馆旁体育中心东南区

东小门进入园区步行100米即到



联合主办方 | 主策大人 X 别样 X E杯咖啡

↓ 戳阅读原文,立即报名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云南乐器网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