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乐器网社区

低苦艾:浮躁世界的一杯摇滚热茶

楚沐风2020-07-08 11:45:39

“我知道你的名字

像我知道这个世界一样

红黑相间的名字

现在我只想紧握你的双手

和你的苦难在一起。”


多年前,我听到了这样一首歌,叫《红与黑》,主唱名字有些生僻,如同歌里难以辨别的情感。该怎么去描述这样一种细腻呢?用上铁汉柔情这样的词,有些过于粗鲁, 如果非要说,那是一种质朴直接的情感,像秋天的风,冷冽但又不克制,是要把全世界给你,表面却又不动声色。这个乐队叫做低苦艾,来自西北,是中国民谣摇滚开山乐队之一,主唱的名字念作刘堃(kun),或者,你们更习惯找我要他的电话号码。而与《红与黑》同属这张专辑的另一首歌,可能就是你们认识他的理由,那首歌叫做《兰州兰州》。


 

刘堃是这批80后民谣歌手里首个做欧洲巡演的,乐队包揽了中国民谣的各大奖项,在《兰州兰州》后每年都能听到新专辑,又出了一些好听的金曲,持续的高水准创作能力的同时,他们至今还生活在西北,在兰州,坚持创作,不浮躁,这样的乐队在今日已不多见。近日,有机会采访了低苦艾乐队的主唱刘堃,发现不一样的低苦艾。他们如同浮躁世界的一杯摇滚热茶。

 

 

 

 

 

楚沐风:《兰州兰州》这首歌让我印象很深刻。对于摇滚乐队以及民谣歌手来说,作品中往往体现了所在地的城市情怀。在兰州,低苦艾有什么很特别的故事?

 

 

刘堃:低苦艾在兰州的生活,可能没有那么离奇、出格的事儿。生活其实就很简单,可能跟其它传统意义上的乐队不太一样。每天就是工作,周一到周五的下午没演出的时候就排练,周末两天休闲的时候,大家踢踢球,跟朋友一起喝喝茶。生活就两个词:缓慢,简单。

 

 

 


 

楚沐风:在从事音乐行业之前,自己也听了很多打口的黑胶唱片吗?受哪些乐队影响比较大?

 

刘堃:年轻的时候,受影响的人挺多。喜欢大门(The Doors),喜欢平克·弗洛伊德(Pink Floyd),那些经典的乐队。后来就喜欢特别躁的,实验音乐艺术家。在知道怎么做音乐之后,听一个特别美好的音乐的时候,只是感动。乐队给予的那种影响,并不是深刻。现在的话,听音乐,我不太愿意去了解歌手做了什么事情,更喜欢最原始的音乐,带给自己的那种感受。

 

 

 

 

楚沐风:2014年4月,低苦艾曾经去欧洲巡演,途径荷兰、比利时、瑞士、德国等四个国家。欧洲巡演在国内巡演最大的不同是?

 

 

刘堃:最大的不同是专业。场地、承接演出方、来看演出的乐迷,专业程度都挺很高。演出场地,提前邮件沟通的一些内容。他们很早就为你准备好,你要的所有设备,一切以演出的艺人要求为主体,工作流程很成熟,当然,硬件设施就更不用说了。

 

来看演出的乐迷也是一样的。他们对来自中国的摇滚乐队挺陌生的,但他们会很感兴趣,仔细聆听。我去的时候准备的比较充分,把所有的歌词都翻译成了英文带过去。虽然还是会有一些文化差异,他们看着英文歌词也会理解不了。但他们知道自己要听什么,知道从这乐队身上听到他感兴趣的。也知道成熟、瑕疵或不好的东西是哪些。音乐这个行当,不管是行业内的从业者还是乐迷也好,西方国家更成熟。

 


 


 

楚沐风:《兰州 兰州》专辑里我个人最喜欢的歌曲是《红与黑》,这张专辑里面的西北元素无处不在。西北文化对于低苦艾最大的影响是?

 

 

刘堃:我最喜欢也是《红与黑》,你跟我一样,挺默契。我们在西北土地上的生活,给我们看世界的眼界,理解现在这个世界发生问题时的胸怀。西北文化对于低苦艾影响更多的,可能是对人本身。如果说它对你的音乐有什么太大的影响,比如说,这首歌是不是借鉴了地方的曲种,这个倒是排后面。

 

如果是音乐的影响,我们会把民族音乐的元素和一些感受,放在作品里。但类似像其他西北歌手那样,完全把民歌拿来直接用,我们倒没有。也许我们跟他们相比,是更年轻的一代,我更希望做有挑战性的事,并不仅仅是做传统音乐。

 


 

 

楚沐风:恭喜发新歌《命若琴弦》,与以往作品的不同点在于?新歌的风格会有变化吗?

 

刘堃:每一张唱片都会有新意和变化,这正是我们追求的。音乐一定要和时代在一起,这个时代最前沿的音乐,它是什么样子的,它用什么硬件在制作,它如何发出声音,这个也都是我们要了解的。

 

如果一直是一种风格做音乐,也挺无聊、挺枯燥的。这张唱片做了很多不同的尝试,大量合成器的加入。这张唱片的立意,十首歌是十个线索,这十个线索中,我的关怀点在最普通的人。



 

楚沐风:低苦艾的歌曲中,除了摇滚乐队惯用的吉他贝斯鼓之外,还会用小号、弦乐甚至口琴。怎么看待摇滚乐和传统乐器的关系?新专辑中还会尝试使用新的专辑配乐吗?

 

刘堃:新唱片里也有一些民族的乐器,例如传统的笛子、萧啊。还有一些西洋的传统乐器,例如大提琴。我觉得摇滚乐和传统乐器的关系,没有什么可比性,都是特别美好的东西,而音乐本身就是特别美好的东西。

 

你如果说要在配乐,或者说借鉴音乐元素这些方面来说的话,我希望能有更多尝试。例如摇滚乐队和交响乐团的合作,也许是民乐合作,或者是跟管乐、大提琴这样的合作。我希望有不同的尝试,特别有意思。新唱片有大量的新东西。

 

 

楚沐风:低苦艾习惯的是在民谣中加入迷幻和实验色彩,这次也会如此吗?

 

刘堃:我觉得新唱片里面实验色彩会少一点。这可能跟做音乐的阶段有关系。这一张唱片,旋律性更强一些,然后关注点就像《红与黑》那类的歌。

 

看似小事,其实也是大事。这张唱片我想关注年轻人的生活状态,多一些人文关怀,这是大爱。关注点在现在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在城市里的生活,一天当中发生的事情,这是这张唱片的主线,然后大量地用合成器,使用一些新的东西,也会有跟一些别的风格歌手的合作。



 

楚沐风:国内的摇滚和民谣乐队,有些给电影做配乐。如果有机会和电影合作,比较倾向什么类型的电影?

 

刘堃:我之前有做过一些电影和纪录片的配乐,像以前的老歌《小花花》、《我们不由自主的亲吻对方》、《清晨日暮》,都在不同朋友的电影里用过,当片尾曲或插曲。当然那些电影都是小成本的独立电影。我对于和电影的合作很期待,希望做更多的电影配乐,因为我们本身就很喜欢赋予这些歌画面感,写歌的时候,脑子里会有这种画面。至于合作电影类型,我希望是那种震撼人心的电影。看完之后,久久不能释怀的那种电影。


——————————————

本期聊聊低苦艾,欢迎留言。

识别二维码关注本号,一起动次大次。可能是全网福利最多的电影话剧号。

哼,置顶本号的才是真